我是清都山水郎。天教分付与疏狂。曾批给雨支风券,累上留云借月章。诗万首,酒千觞。几曾著眼看侯王。玉楼金阙慵归去,且插梅花醉洛阳。

“美人赠我错金刀,何以报之英琼瑶。”

[黄别]少年感(上)

-时间线是两人同居后夏休期。

 

夏天正午阳光刺得人眼睛生疼,刘小别趿拉着拖鞋转身走进厨房。门半掩半遮分走来人灼热的目光,哪怕对方笑嘻嘻叼着一根pocky没有丝毫自觉移开目光地意思。坦然自若的让刘小别甘拜下风,瘦削青年抵不住剑圣攻击,干脆把门咣当一声合住,黄少天他老人家这才将视线转回电视。

两分钟不到,乒乒乓乓哗啦啦啦便是一串儿声音。黄少天打了个冷战扭头颤颤巍巍去看那边,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怎么安慰自己恋人。本以为对方黑着脸出来就是最差结果,没想到现实给他了个大惊喜。

 

红木门推开却见来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,盯着自己身上的污渍咬牙切齿。黄少天略眯着眼瞧他,眉目与刘小...

那个你们没人抽到齐眉棍小哥哥吗——?他好好看啊!

[黄别]以吻封缄

深夜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
-

刘小别带着耳机嚼着口香糖面无表情穿过B市热闹的大街,黑色羽绒服灰色围巾和深蓝色牛仔裤恰恰合身,锁住了暖意。耳机里传来轻柔音乐隔绝了所有吵闹,同时也想欺骗自己。

用冷漠隔绝三个小时前对方从数千里之外的一颗真心,掩盖自己颤抖的指尖和几乎要跳出胸膛的心脏。

“刘小别,你现在只有在我数到三的时候你才能拒绝我。”

“……你到底在搞什么?”

“三。”

“你错过了哈哈哈哈刘小别,认真听完我下面的话,不许打断我。听到没有!”

“……”

“知道了。”刘小别声音从北方的风雪里传来,夹杂疑惑和对未知的恐慌。

他知道他要说什么。

“新年快乐新年...

© 付杳 | Powered by LOFTER